胖蛋小品
微信公众号搜索:胖蛋小品 ;看小品更方便

春晚小品 最新小品 宋小宝 赵家班 岳云鹏 沈腾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剧本

   万能诊所

  
  演员:赵本山范伟高秀敏
  道具:一张桌子、一张连椅、一个广告招牌、听诊器及医疗器具等,广告上写着:万能诊所,专家坐诊。
  人物:赵本山是“万能医生”。范伟高秀敏是两口子。
  故事情节:几年前范伟因为买彩票中了大奖之后,整天神经兮兮、疑神疑鬼的。老婆怀疑他得了精神病。从广告上得知万医生是一位神医,能治疗百病。因此,他们两口子就来找万医生求医。
  赵:(穿一身医生服装,脖子上带一“听诊器”)
  道白:有病治病,没病算命。专治儿童病、妇女病,还有老年痴呆症。牛皮癣、白癜风、肝炎、胃病、心绞痛。冠心病、糖尿病,偶尔也治艾滋病。(稍微一停顿)要说最拿手的,那还是尿床、口吃和精神分裂症。你要问效果如何?答:别问疗效,看广告。
  范和高:上。
  (范装成傻拉巴几的样子由高领着)
  高:哎呀,这人呐没啥别没钱,有啥别有病,有病也别有神经病。只要你头疼做恶梦,赶紧看医生,一准得了精神分裂症。
  范:我说老婆,你这是领着俺上哪儿去?你不是想把俺给贩卖了吧?
  高:你怎么竟说傻话呢,咱老夫老妻的,我能卖你啊。再说,像你这样的谁买啊!要卖最多也就卖给收破烂的。
  范:啥?你说我是“破烂”,你咋这么没良心呐你(范生气)。
  高:老头子,我不是那个意思,你不是“破烂”,我是说你比“破烂”强多了。
  范:这还差不多,这才像亲两口子(范有些高兴的样子)。
  高:唉,老头子,到了。(高松手走到广告前念广告词,然后高兴的样子)是这儿。
  范:(范也念起来)万能诊所,专家坐诊。老婆,啥叫万能诊所?
  高:这万能诊所,就是啥病都能治,看来你这病一定能治好。
  范:那啥叫“专家坐诊”?
  高:专家坐诊就是:专家坐着给病人看病,你想啊,人家专家那是有学问的人,能随便让人家站着吗?
  范:要说也是,嗯,行,我这病也用不着专家站着,坐着就能给打发了,他要真站着俺还不过意不去呐。
  (和万大夫见面)
  高:请问,您是广告上说的那万大夫吗?
  赵:哦,正是陛下,请进。
  (范和高一边走着一边说话)
  范:陛下,好像“皇上”才叫陛下。
  高:这你就不懂了。现在对有学问的专家都这样称呼,是尊称,一会儿别叫人家“大夫”,就叫“陛下”。
  (范和高坐下,赵继续看他的医学书,显出高傲的样子。范和高相互看看)
  高:陛下大哥,我们是来看病的。
  赵:(万大夫一愣,想笑,但没有笑出来,又恢复原来的傲慢样子)那还用说吗,不看病到这儿来嘛!?说,看什么病?(赵坐着,也不用眼睛正视他们)
  范:我要知道是啥病,还用来找你啊!真是的。
  高:人家陛下的意思是说让你说说你的病情,然后好把脉,是不?陛下。
  赵:你看人家大妹子多会说话。
  范:大妹子?你们认识?
  高:你咋这笨呐,我叫他陛下大哥,人家陛下还不管我叫大妹子。
  范:那他得管我叫大妹夫。
  赵:你们俩谁看病?
  高:是他,是我老头。是这样,陛下。几年钱我们买彩票的了大奖,从那以后他整天疑神疑鬼的,特别是到了晚上就做恶梦,到现在连白天也是神经兮兮的。
  赵:要这么说他是头上有病。把你的头拿过来让我瞧瞧。
  范:陛下,这玩意拿不下来,我还是递过去吧。(范把头往前一伸)
  赵:哎呀,这头个还挺大的,皮还挺薄。(用手弹弹这儿,敲敲那儿)
  范:我(本小品剧本来源于胖蛋小品搞笑大全www.pangdan.com)说陛下,这是脑袋,不是西瓜。
  赵:是有病,还不轻。
  高:(显出着急的样子)陛下大哥,我老头是啥病?能治好吗?
  赵:通过刚才的初步检查,可以初步断定,很可能是由于受到惊吓或恐惧引起的神经错乱。
  范:啥叫神经错乱?
  赵:这是医学问题,太难,给你说,你也不懂。给你打个比方:神经就像一根一根的麻线,麻线你见过吗?
  范:见过,就是老娘们们用来搓麻线,搓绳子用的那个?
  赵:对,你脑袋里的神经,由于受到惊吓或恐惧,拧到一块了。现在你整个脑子里的神经,就像一团乱麻拧在了一起(说话时用手比划着)。
  高;陛下,你说得太对了,有一天晚上他上厕所。不小心摔倒了,大概把神经给拧到一块了。
  赵:我得用我的“道具”来仔细地给你检查检查。
  高:(对范说)还是这位陛下厉害,在医院里大夫都用仪器,人家他这儿不用仪器用“道具”。
  赵:(赵拿过来一个两头是小盒子,中间用一根细绳子连在一起的东西,对高说):你得帮帮忙,这“道具”我一个人操作不了,太复杂。你把这个放在他的头上,把线拉紧了,来回移动。
  (高拿着“道具”在范的头上来回移动,赵在一边用耳朵听)
  赵:停,(稍等后说)移动,停。测出来了。现在他的脑子里就像一团乱麻,这病得赶紧治,时间长了,万一拧成一股绳,结成疙瘩,就解不开了,那样会有生命危险。
  范:怪不得,我整天乱七八糟地做梦,原来是串线了。
  高:大夫,那得多少钱?
  赵:病人有病,先治病要紧,提钱干吗?(紧接着问)你们带了多少钱?
  高:就带了五百,没想到会这么厉害。
  赵:看在我叫你大妹子,叫他大妹夫的份上,就交四百八吧,那二十块钱当路费。
  范:俺俩人路费将近五十。
  赵:那就给四百五吧,反正也不是外人。
  高:(高从衣服里拿出五百元钱)给,找五十。
  赵:(往衣服里一摸,好像没有钱的样子)也没有零钱,干脆交四百吧。(递给高一张一百元的人民币)
  高:(高兴的说)陛下大哥,那哪儿行,您这不陪了吗。
  赵:陪了?你一口一个大哥的叫着,这么多大哥才给你算五十,不多。(他一边走着,一边说,顺手拿过一个小皮锤,对范说:躺那儿,然后要用锤敲打范的头)。
  高:陛下大哥,你这是――――?
  赵:哦,我这是用“打击疗法”,他的神经不是错乱了嘛,得通过“打击”来给他复位。
  范:“打击(鸡)”?陛下大哥,我不是“鸡”,我是人。
  赵:我知道你是人,我也不是兽医呀。闭上眼睛(赵开始用皮锤给范治病,这里敲敲,那里打打)。
  范:(范闭着眼睛)你这是治病吗?我怎么觉得像是打人。
  赵:我这是在把你错乱的神经给复位,哪能是打人哪!俗话说:打狗还得看主人的面。我能打你嘛!你说是吗,大妹子?(赵一边敲打,一边转过头和高说话)
  高:可不是吗,打狗还得看主人的面,这谁不知道啊!
  赵:(过了一会)好了,你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。起来,感觉如何?
  范:和刚才是大不一样了。是,好多了!谢谢你陛下大哥(和赵紧紧的握手)。
  高:陛下大哥,他还用吃药吗?
  赵:不用吃药,本大夫的最大特点就是:不打针,不吃药。不看疗效,看广告。
  高:那他要是再犯病,比方说晚上做梦,打呼噜,那咋办?
  赵::每天晚上你就用这把小锤,每隔半个小时就敲他的头,每次打十二下,主意,别太用力。
  高:(高接过小锤看着)那,敲他哪个部位呐?
  赵:敲头啊!严格来讲,从上到下,从左到右,从里到外,先中间,后两边。
  范:老婆,这趟我看是没有白来,人家陛下大哥不仅给治好了病,现在又使我想起了写字的口诀,我又学会了写字的顺序了,小心没学好,我以前都是倒插笔。
  高:谢谢你,陛下大哥。
  赵:不客气!你们的病痛,就是我最大的心愿。还有别的病要看吗?
  高:陛下大哥,他还有一病。
  范:你瞎说什么呀,我哪儿还有病。
  赵:说,我免费。
  高:真的?
  赵:人家商店都是买一送一,今天我也来个看一赠一,说。
  高:我们刚结婚那会,他整天乐呵呵的,现在不知咋的啦,他整天不喜不笑的,可别扭了,这是病吗?
  赵:这是病,而且是常见多发病。
  高:这病能治吗?
  赵:能。你是说,爱的温度有所降低。以前是高烧,是吗?
  高:其实温度也没降多少,我们家有“体温计”,我给他量过,还是三十七度五左右。他就是笑声少了许多(说话时有点羞答答的样子)。
  赵:这病太好治了,你每天晚上还是用这把小锤,挠他的脚心,笑声就有了。
  高:真的吗?
  赵:真的,不信你试试,比广告还有效。
  范:(对高说)真不愧是“万能医生”。
  (高和范)谢谢了,陛下大哥!再见!
  赵:以后常来啊!别看疗效,看广告!
  谢幕!
  作者:宋根成
  于曲阜市吴村镇中学
  2005.3.15

  

更多内容上微信公众号搜索“胖蛋小品”获取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