胖蛋小品
微信公众号搜索:胖蛋小品 ;看小品更方便

春晚小品 最新小品 宋小宝 赵家班 岳云鹏 沈腾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剧本

 时间:可能是夜晚,这样的交谈,也许在夜里最好……

地点:宠物医院的候诊厅。左后台区模糊不清。
人物:母亲,菲菲。
[暗场。只能听见母女的声音。
母亲:我们终于在一起了,有多久我们没在一起了?
菲菲:应该是很久很久了……
母亲:有多久呢?记不清了,记不清了。我从什么时候就开始糊涂了呢?
菲菲:应该是很久很久了……,但我们似乎从没在一起过……
母亲: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年——我养了你二十年,二十年难道等于零?!
[幕启。母亲一人在场上坐着。菲菲慢慢的从门里走出来关好门,安静的坐在母亲旁边,没
有说话。
母亲:(不耐烦的)还要等多久?是死是活?
菲菲:(面无表情,发愣)他说没见过这种状况,要和别的医生一起看看。
母亲:它奄奄一息的样子怪可怕的,晚上起来时看见它瞪着两只大眼睛看天花板,可吓坏我了,幽绿幽绿的,像鬼一样……
菲菲:像鬼,是的。你睡不着的时候是否也睁着眼睛?像鬼一样……
母亲:你什么意思?
菲菲:我睡不着时,总会看天花板,也许是它也学会了吧。
母亲:看它不吉祥,也一点不可爱。
菲菲:是,一点也不可爱……
母亲:一到春天就叫,像婴儿哭一样,吵的我睡不着。
菲菲:它很孤独,没有伴侣……
母亲:(不耐烦)你别总是这样!
菲菲:我什么样?
母亲:你瞧你自己现在是怎么说话的?看了一本死去诗人的生平,就想自杀,看见杀鸡就会哭还不吃鸡肉。说我说话像“一只只毒箭”。哼,我只在书里见过这种句子。抄这抄那,学书上那一套,真假不分,你整天迷迷糊糊想什么?
菲菲:(看母亲)
母亲:你看什么?说话啊。
菲菲:有什么用?说了反而别扭,不说才是好,最好大家都不说——什么也不要说——什么都不说就可以什么都没有——像死掉一样……
母亲:死掉是什么样?你知道吗?
菲菲:死掉?(猫叫)
[追光给菲菲,说话间不断会有猫叫。
菲菲:每个星期六、星期天。我在房子里转,爸在收拾旧报纸,一张一张,刷刷的都是陈旧的声音。你在另一间房子里,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。我总是梦见一大片一大片的蒲公英孤寂的开着,白茫茫的一片,摇曳在风中,只有我一人站在中间,我一个人在里面奔啊、跑啊,要找一样东西,一样丢失了的最重要的东西。我是一定要找到它的,一定,但我总是没找到就醒来,星期天早晨的阳光乳白而透明,我总误认为有蒲公英的白絮,蒸发干净的眼泪……
[追光消失。
母亲:该死的,它又在叫,又在叫……(双手抱头)又是那种婴儿一样的叫声。
菲菲:婴儿……它就是个婴儿……
母亲:菲菲,你是不是病了?
菲菲:(欲言又止)
母亲:你说话啊,我怎么这样背运……你说话啊……
菲菲:我只想说这些,原来我不知道,后来知道了,但没有用——我没有被听的可能。
母亲:(步步紧逼)你在说什么!什么被听?什么可能?什么没有用?你要我听什么?!你说!你说出来啊!
菲菲:(忍不住倒出来,气喘吁吁)我说……我……我说——(大声的)某年某月某日的晚上,我在我的卧室门口,靠着边上的墙壁,我喊,我说,我在班上被排斥,他们都说我是个怪异的疯子,我哭了,我说,我好痛苦……(转过身)可是你没等我说完就打断我,你说你小时侯连饭都吃不饱……
母亲:我说错了吗?我说错了吗?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痛苦?干活干的连手都伸不直,每餐吃三大碗饭还吃不饱,你那时成绩几百几百名的往下掉,我能不急?我能不怕?你将来难道也向我一样卖苦力?(想了起来)还有这猫,对,就是这猫,你每天给它做饭,给它洗澡,刷毛,你的时间都花在它身上,该死的猫!
菲菲:它的眼睛很美,像一面平静的湖水……
母亲:该死的猫!
菲菲:你见过它看着天花板的眼睛吗,它似乎能看见天空——遥远的天空……
母亲:它能看见天空还能帮你拿到学士学位?你醒醒好不好?
菲菲:我醒着。
母亲:醒着?瞧你那股子邪劲。
菲菲:好,拿不到学士学位又怎样?
母亲:哼,你的猫能养活你,你应该去跟它过!!
菲菲:我们一直在一起……
母亲:(想起来)对……十五年了……十五年……怪物!怪物!猫活不了这么长!还是黑的!
菲菲:怪物?一个怪物能陪我这么久,我也要它。
母亲:你满脑子都是猫!!
菲菲:你满脑子又是什么呢?
母亲:我满脑子都是为你考虑打算的,我爱你才这么做。
菲菲:如果一只猫伏在你脚下……
母亲:你在说什么?
菲菲:如果当时下着大雨,一只猫伏在你脚下,它的叫声凄厉而且这不是一只名贵的猫,是一只流浪的野猫,脏兮兮,臭烘烘,而且还会咬人,你会……
母亲:我会……我会……
菲菲:(摇头,坚定的)你会,你会的。
母亲:我会什么?
菲菲:你宁可把时间花在和电脑打扑克,也不会蹲下来抚摩一只猫。我看你坐在电脑面前,手里不停的点着鼠标,电脑的蓝光打在你漠漠的脸上……
母亲:我上了一天班,歇歇都不成?
菲菲:你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。
母亲:是你太钻牛角尖,你有吃有喝有学上,你还有什么……
菲菲:(惊声尖叫)我冷,我冷我好冷,我连话都说不完……连话都说不完就被你打断,我连话都没说完啊!
母亲:闭嘴,别说了,我不要听,不要……
菲菲:(不理睬)我只想把话说完——把话说完!!
母亲:(大声)谁可以把话说完?!我可以吗?
菲菲:我连话都说不完,我要吃要喝干吗——干吗!
母亲:不能没有吃的,我饿,我好饿……
菲菲:我的黑猫——它不能没有吃的……
母亲:那该死的黑猫……你中邪了,你把全部心思都花在那该死的黑猫身上,为什么我供你吃供你喝而你对我视而不见?
菲菲:那你呢?你看见我了吗?还有我失落的黑猫?
母亲:你别忘了小时侯你(本小品剧本来源于胖蛋小品搞笑大全www.pangdan.com)生过多少场病,多少次深夜里是谁抱着发高烧的你去医院打点滴?是谁给你敷冰块是谁抱着你?这些你那个黑猫能吗?能吗?!
菲菲:是谁打我?是谁永远高高在上不可侵犯,冷冰冰,我的黑猫不会这样……
母亲:那时还没有黑猫,你是我的乖女儿……
菲菲:可是现在……
母亲:现在?现在有了张洞,没完没了,扩张,霸占,没完没了……
菲菲:然后呢?
母亲:然后就什么也没有了……什么也没有……
菲菲:愚蠢……
母亲:什么也没有,什么也不愿多想。
菲菲:我不能不想,我忘不了你在我发作时说我是西方烂破鞋,你说离婚家的小孩发疯是因为他们心理不平衡,但我不是,我平衡。
是,是,我平衡!我好平衡!我只是仇恨我为什么不是离婚家的小孩,我不是孤儿,我好可以名正言顺的哭,发疯,喊叫!!
母亲:你怎么不相信我?你就看不见我关心你?
菲菲:我什么也看不见了,我只看见满山开遍的白色蒲公英,我的猫走失在那里,我怕极了,那一大片凄美的蒲公英,想夺走它!想夺走它!
母亲:好了,别说了别说了……
[静默。
菲菲:你想过死吗?
母亲:想,想过。(回忆)我看着脚下那条锈江河,河水滚涌……但我怎么能?怎么能啊……
菲菲:然后我出生了,终于还是出生了。
母亲:这是谁的错?
菲菲:谁都没有错,但结果就是如此。我关上房门,从此一切与我无关。
母亲:别说了,我累了,孩子,别说了……
菲菲:你还记得吗?以前,爸在基层搞社教,一个月回来两次,他每次回来,我都不敢用我的肥皂洗澡,等他走后,我会把原先的肥皂仍掉买新的用,我怕爸用我的肥皂带来疾病,你告诉我说爸爸不会害我……
可我怎么知道他不会?怎么知道?我如何相信,我害怕我用的那块“千里光”肥皂,我总是怀疑他用过了它,我仔细观察上面的纹路跟昨晚的有没有变化——可我总忘了昨晚的纹路……
[长时间的静默。
菲菲:妈。
母亲:恩?
菲菲:(稍大声)妈。
母亲:恩?
菲菲:妈!我是你的女儿吗?我睡不着,我想要你给我一粒安定片,你有的你有的,在你的床头上,你常吃的,可你不给我,一粒也不肯给我……
母亲:吃那药会上瘾,会中毒的,我不能给……
菲菲:是的是的……当时你就是这么说的,可我实在也睡不着,我心里有黑影在晃动在缠着我,我只要一粒就一粒让我熬过这个夜晚以后我再也不吃了,我就要你床头那个白色瓶子里的一粒白色药丸可你不给我,我求你了我实在睡不着,我哭我喊我说求求你求求你,今晚我会死的,求你给我一粒吧……我想好好睡一觉,可你没给我你知道我当时多想杀了你——我亲爱的妈妈……
母亲:你……你大逆不道!
菲菲:是,我大逆不道,我会死的是吧!你如果想打我可以,可你别诅咒我的猫,我要它活着,陪我一起失眠……
[一个声音:19号,黑猫进来。
[菲菲下。
[响起了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妇女的对话。
女孩:妈妈,给我一颗,就一颗我实在睡不着。
妇女:不行!
女孩:就一颗,我睡不着会死的,我好怕,黑黑的东西老晃……
妇女:不行!
女孩:那你给我一颗我保证不吃,我把它放在枕头边上我看着它,我不吃就看着,让我能睡觉就成。
妇女:不行!
女孩:我会记住的!我会记住你的!
[菲菲神情恍惚上。
菲菲:(没说话,坐在椅子上,呆呆的)
母亲:(犹豫的看着她)孩子……
菲菲:(仍旧呆呆的)
母亲:孩子,你……你不想再说点什么了?
菲菲:死了……
母亲:什么?
菲菲:它死了……
母亲:黑猫……
菲菲:我不能活,没有它我不能活……
母亲:孩子,有我……有我呢。
菲菲:我的黑猫,它死了……
母亲:让我抱着你好吗?(却笨拙的无从下手似的)就像……就像你小时侯那样……
菲菲:小时侯?小时侯我发高烧时,你就在一边哭……一直哭……你是一个人,我也是一个人!!!
母亲:(哽咽)我是怕,我是怕啊!
菲菲:(神经质的)黑猫,我的黑猫,不见了……不见了……(到处乱跑像是找什么东西似的)我的黑猫……不见了……不见了……
母亲:(拼命的拉住她)菲菲!!!
[暗场,只能听见母女的对话。
母亲:我什么都不知道了,现在……以后……
菲菲:以前?曾经?原来?我想说……
母亲:什么都别说了,只是生活吧,我们总归还活着……
菲菲:我的黑猫不见了,我还怎么活着?
母亲:忘了黑猫,忘了从前……
菲菲:我不想忘……
母亲:忘了吧……从前都是假的,我的那个白色的装安定片的瓶子里面,只是一些维生素C,我会给你的,我不愿看着你死……
[场上两个摇摆不定的灯泡。
[两块白布从天而降。
[暗场。
[灯泡摇摆,两人已用布蒙住了双眼,站起来伸出手摸索着行走,碰到彼此,然后触摸彼此
[暗场。
[两人在摇摆的灯泡下站着……
母亲:我如何寻找那条通往消逝时光的甬道,重寻那个为我开满粉红色蔷薇的秘密花园。
菲菲:我如何寻找那条通往消逝时光的甬道,重寻那个为我开满粉红色蔷薇的秘密花园。
[幕落
 
作者:未知

  

更多内容上微信公众号搜索“胖蛋小品”获取。

分享: